2018年已经过去,牛牛金融研究中心将带您看看可转债市场的一些变化。过去的一年里,可转债发行数量共计68家,较2017年增长65.85%,这其中5亿元以下及20-50亿元以上规模的可转债发行数量出现较大的增长,在经历了9-10月以来的发行低谷后,11-12月又出现可转债发行高峰;从审核情况来看,可转债一改过去几年边缘化特征,日益成为上市公司融资考虑的重要选项,2018年可转债审核数量在所有融资渠道中占比近三成,接近首发审核的一半;从市场表现情况来看,可转债却面临着频繁破发,因对应个股二级市场表现较差,整体盈利能力匮乏的尴尬局面。

发行数量增长近70% 年底迎来新高峰

从发行情况来看,2018年共发行68只可转债,募资金额合计789.74亿元,而2017年全年共发行41家可转债,募资金额合计948.36亿元。在可转债发行数量上升65.85%的情况下,募资规模却下降了16.73%,这主要是因为2017年光大银行、宁波银行和国泰君安分别发布300亿元、100亿元和70亿元的可转债融资,而2018年融资规模最大的长江证券仅为50亿元,大额融资较少。

牛牛金融研究中心统计了2017年和2018年的可转债规模分布发现,5亿元规模以下的可转债从2017年的仅6只增加至23只,而20-50亿元的则从2017年的5只增加至16只,这意味着小规模及中大规模的可转债在2018年更受青睐,具体情况如下:

从各月可转债发行情况来看,18年以来转债市场的供给有较大的波动,其中3月、7月和11-12月是三个供给加速的时点,而1-2月、4月、9-10月则供给明显较弱。

可转债融资TOP10:长江证券50亿融资居首 金融行业占比半数

2018年发行的可转债中,募资金额排名前十的如下图所示:

可以看到,募资金额较大的前10家公司中有5家属于金融行业,其中4家银行,1家证券,银行募资目的主要用于补充资本金,而其余5家公司募资目的主要是项目融资。

对2018年发行的可转债按照行业进行分类后发现,和2017年一样,大金融行业仍然是可转债募资的主力军,其中股份制与城商行募资规模排名第一,为130亿元,涤纶和证券行业排名次之,募资规模分别为59.53亿元和50亿元。

统计数据显示,2014年可转债发行规模最大的三个行业依次为火电,其他稀有小金属,综合电力设备商;2015年可转债发行最大的三个行业依次为综合电力设备商,专用计算机设备,营销服务;2016年可转债发行最大的三个行业依次为工程机械,乘用车,机场;2017年可转债发行最大的三个行业依次为股份制与城商行、证券和电子设备制造,可以看到2017年以来金融类行业要求补充资金,改善经营风险的要求不减,各行业可转债融资情况如下所示:

可转债审核加速明显 全年仅4例被否

在较长一段时间内,可转债和配股在再融资渠道中都比较边缘化,但2017年以来再融资新规、减持新规(以及2016年发布的重组新规)所组成的一揽子监管措施,对定增形成了全面制约,可转债开始日渐成为再融资中比较重要的一环。

牛牛金融研究中心统计后发现,2016年可转债审核数量仅6起,在不同融资方式中占比仅为0.86%,而到了2017年可转债审核数量达到70起,占比则提升至9.02%,2018年这种趋势更是越发明显,全年共审核可转债事项94起,占比为27.01%,审核数量接近首发的一半,约为增发数量的1倍,具体如下所示:

在审核数量逐年增多情况下,可转债却在几种融资方式中一直保持较高的通过率,具体情况如下所示:

牛牛金融研究中心对2018年可转债审核情况进行整理后发现,94起仅4例被否,这4家公司分别为来伊份、乾照光电、会稽山和三七互娱,具体列示如下:

可转债上市破发频现 投资者申购热情下降明显

牛牛金融研究中心统计了转债新券上市首日价格情况,发现2017年10-12月上市转债首日平均价格107元左右,17只转债中有6只首日破发,2018年1-6月上市转债首日平均价格下降至105元左右,36只转债中有11只破发,到了18年三季度,上市转债首日平均价格仅为99.5元左右,24只转债中有17只破发,破发率超过70%,具体情况如下所示:

年度表现最好的10只可转债如下所示:

年度表现最差的10只可转债如下所示:

可以看到,年度表现最好的10只可转债和表现最差的10只可转债所对应正股的涨跌幅差异明显,最好的10家公司股价涨跌幅均值为-6.16%,远好于沪指接近30%的跌幅,比最差的10家可转债对应个股涨跌幅均值-51.63%高出近45个百分点。

转债二级市场低迷,赚钱效应下降,带来一级申购热情降温。网上弃购比例明显提升。尤其8-9月份的曙光、蓝盾、岭南等转债发行接连出现20%左右的大比例弃购,对于一级市场造成较大的冲击。

可转债中还有这些可以烟蒂可以捡

可转换债券与股票最大的不同就是它具有债券的特性,即便当它失去转换意义后,作为一种低息债券,它仍然会有固定的利息收入;这时投资者以债权人的身份,可以获得固定的本金与利息收益,因此这意味着当前现价低于100的可转债可能会出现一定的投资机会。

以骆驼转债(113012)为例,2018年3月13日这只可转债上涨6.92%,位列可转债涨幅第一,然而其上涨并非正股上涨导致,而是因为向下修转股价,让可转债有了吸引力。这种在面值以下的可转债,一般来说都是因为约定的转股价相对股价格距离较远,可转债没了证券属性,只剩下债券属性。

牛牛金融研究中心为您整理的现价低于100,转股截止日期还未到期的可转债如下所示:

如果按照当前的可转债现价买入,到期收益率排名前20的可转债会有哪些呢,牛牛金融研究中心为您整理如下:

此外,对于发行可转债的上市公司而言,股价低于强制回售价对于公司而言资金压力将会倍增,在当前整体流动性不佳情况下,这些公司可能有一定动力下修转股价格,进而可能可能出现类似骆驼转债的行情,牛牛金融研究中心整理如下所示:

中信建投成2018年可转债赢家

牛牛金融研究中心统计了2018年68只可转债主承销商的情况,从可转债发行数量和发行规模对其2018年工作成果进行评价。

2018年可转债承销数量最多的券商为中信建投,共承销9起,其次为民生证券和广发证券,承销数量分别为7起和6起,安信、平安、海通和中泰均承销3起,可转债主承销商承销数量情况如下所示:

从券商承销可转债的金额来看,中信建投可转债总承销金额为107.75亿元,民生证券和华泰联合次之,承销金额分别为61.46亿元和50亿元,具体情况如下所示:

2018年11月1日,证监会发布了《试点定向可转债并购支持上市公司发展》的公告,支持上市公司可以向特定对象发行可转债用于购买资产或者与其它公司合并,此后赛腾股份、中国动力等公司都使用该工具进行了融资,而12月8日,中国证监会上市公司监管部副主任孙念瑞也在2018中国民营企业高峰论坛上表示,下一步, 证监会将持续深化上市公司并购重组体制机制改革。继续鼓励基于产业整合的并购重组,结合民营企业诉求,研究扩大定向可转债适用范围和发行规模。

从现有趋势来看,可转债日益成为再融资中不可缺少的一环,2018年其审核数量首次超过增发,而其较高的审核通过率,多样化的支付方式设计让可转债对上市公司和投资者而言拥有更多的选择权,2019年能否成为可转债的爆发之年,让我们拭目以待。

首页滚动